養豬設備公司聯系方式

新聞資訊

您的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行業資訊

豬肉價格攀升,非瘟疫情之下養豬成了一場豪賭!

【字體: 】 2019/9/3 閱讀: 次 【關 閉】 【打印
從近半年來全國豬肉價格走勢可以看到,從3月到8月,豬肉價格一路飆升,從最初的不足15元/公斤上升到25元/公斤以上。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也顯示,豬肉價格在4-7月分別同比上漲18.2%、14.4%、21.1%、27.0%。

  如何穩定豬肉價格成了關注焦點,為此,在8月2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確定了穩定生豬生產和豬肉保供穩價措施。其中第一條便提到要加快非洲豬瘟強制撲殺補助發放,采取多種措施加大對生豬調出大縣和養殖場(戶)的支持,引導有效增加生豬存欄量。
  
  2019年1月15日,農業農村部新聞發言人廣德福通報,2018年8月份大陸部分省份發生非洲豬瘟疫情以來,截至2019年1月14日,曾有24個省份發生過家豬和野豬疫情。之后,西藏林芝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海南省萬寧市和儋州市也相繼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筆者的家鄉——江西吉安市X縣是一個養殖大縣,同樣發生了非洲豬瘟疫情。這令當地的養殖戶們膽戰心驚。在瘟疫四起的形勢下,一些養殖者選擇退出,但是也有一些農戶決定“逆流而上”,選擇賭一把,而且是“豪賭”一把。
  
  疫情四起,為什么要來一場“豪賭”
  
  在筆者的家鄉,聽聞養殖最多的一戶養了2萬多頭,養殖幾千頭的情況也有,養殖幾百頭的大有人在。看來,有很多人參與了這場豪賭。之所以說這是一場“豪賭”,是因為一旦染上豬瘟,所有投入都打了水漂,損失慘重。目前一頭豬的投入,算上豬苗、飼料、獸藥、人工、欄租等,至少需要2000元。養殖1000頭豬,如果在即將出欄時染上豬瘟,損失達到200萬。即使只養500頭,損失也達到100萬。養殖幾千頭、甚至上萬頭,就更不用說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是難以承受的。
  
  在風險如此巨大的情況下,為什么養殖戶愿意豪賭一把?最為直接的原因是,一旦賭贏了,收益極為豐厚。正是由于非洲豬瘟的存在,一些地方的豬價奇高。毛豬8元一斤非常普遍,9塊和10塊的情況也存在。即使只賣8塊一斤,一頭豬出欄大概300斤左右,一頭豬能賺到400元,養1000頭能掙40萬。如果賣到9塊,那么一頭豬就能賺700元,1000頭能賺70萬。上萬頭豬,碰上一個極好的價格,一次能賺上千萬。
  
  而且,由于2018年大量母豬淘汰,再加上瘟疫的影響,現在市場上豬苗奇缺,養殖戶很難買到豬苗。在能夠以合適的價格買到豬苗養殖戶看來,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成豬出欄數也必定減少。基于此,養殖戶愈發相信未來成豬會漲價。他們確信只要豬不得瘟疫,穩賺不賠,而且一定會大賺一筆。
  
  但是仔細想一下,相較于風險來說,這一收益并不高。還拿養1000頭豬來說,一旦虧損就是200多萬,賺的話最多也就100萬。為什么養殖戶愿意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再問下去,才發現還有很多人是“不得不賭”。這同樣是受非洲豬瘟影響。
  
  在一開始爆發非洲豬瘟的時候,為了避免疫情擴散,很多省份開始實行封鎖和禁運,禁止所有生豬及其產品調出封鎖區,禁止生豬運入封鎖區。2018年下半年,大部分省份的豬肉都只能自產自銷,這直接導致一些養殖大省豬肉價格大跌,養殖戶虧損巨大。
  
  江西省就面臨這一問題。當時成豬出欄價格最低只有4.8元一斤,如果一頭豬虧損500元左右,1000頭豬就虧損50多萬。虧損20-30萬的家庭不在少數。有的農民在外打工五六年才存下十幾萬,回來養一年豬,不僅全搭進去了,還欠下十幾萬。為了回本,只能再重新養一批,賭一把。風險再大,也只能如此。
  
  此外,飼料供應商鼓動養殖戶繼續養豬,也是養殖戶愿意冒險的重要原因。這里不得不提到現在養豬的模式。一個資金能力極弱的農民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一次性養殖500到1000頭豬的養殖戶,是因為在成豬出欄之前,飼料供應商向養殖戶賒購豬苗和飼料,等到成豬賣出之后,再支付豬苗和飼料錢。在成豬養殖過程中,養殖戶的投入很少。而這一模式的有效運轉,建立在飼料供應商有充足的資金,且資金鏈不斷裂的基礎上。而一旦養豬戶虧損了,飼料供應商收不回錢,他們就會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2018年下半年,受非洲豬瘟的影響,大量養殖戶虧損,飼料供應商的日子也不好過。如果養殖戶虧損之后,放棄養殖,對于飼料供應商來說,其資金重新良性化運轉的可能性極低。因為一旦養殖戶放棄養殖,不僅意味著飼料供應商的生意會減少,更加嚴重的問題是,在市場資金緊缺且融資成本高企的當下,飼料供應商只能靠討債來解決資金鏈斷裂的問題。
  
  而要做到這一點,難度極大。一方面,大部分養殖戶一下子不可能拿得出幾十萬元。另一方面,飼料供應商討債面對的是分散的養殖戶,不是分散在一個村莊,而是分散在一個鄉鎮或是不同鄉鎮的養殖戶,討債的難度極高。要靠這一方式來實現資金鏈的良性運轉,基本上不可能。
  
  對于飼料供應商來說,唯一的希望是養殖戶繼續養豬。因為一旦養殖戶這一次賭贏了,他們就有能力還了原來的欠款,并有繼續養豬的動力。飼料供應商的資金鏈才能重新回歸良性,生意才能夠維持下去,并繼續發展。對于飼料供應商來說,繼續支持養殖戶養豬,也是為了再“豪賭”一把。而且對于飼料供應商來說,他們不得不賭一把。如果不賭,就要破產。如果再賭輸了,也不過是破產。如果賭贏了,就翻身了。
  
  因此,為了鼓動養殖戶繼續養豬,一些飼料供應商甚至許下“再虧損,欠款不用還”的承諾。這也是很多養殖戶愿意繼續冒險養豬的重要原因之一。供應商的這一承諾并不是欺騙。因為如果這一次養殖戶再賭輸,意味著供應商也賭輸了。供應商的資金鏈斷裂成為必然。他們破產之后,基本不打算而且也沒有能力還上游欠款,也就確實不指望養殖戶還錢了。
  
  事實上,因為非洲豬瘟的影響,幾乎整個養豬生產鏈上的人都“不得不”參與這場“豪賭”。但是如果再一次賭失敗了,養殖戶那么還會不會繼續賭下去,就不好說了。
  
  原來養豬靠力氣,現在養豬靠運氣
  
  養豬變成一場豪賭,是不是僅僅因為非洲豬瘟呢?事實上,撇開非洲豬瘟的影響,現下養豬本身“賭一把”的色彩就很濃。用養殖戶的話來說,“原來養豬賺錢主要靠力氣,現在養豬賺錢主要靠運氣”。

農戶散養
  在和養殖戶進一步訪談之后,筆者發現這里面有兩層內涵。第一,現在養豬業對于養殖戶來說,不確定性強,風險大,養豬賺錢主要靠運氣。第二,原來養殖戶可以靠“力氣”,也就是說可以結合自己的區位優勢,利用自己的勞動(部分地)消解養殖業的風險和不確定性。現在不行了,或者說這一空間越來越小了。
  
  在討論著兩個問題前,有必要先介紹一下筆者家鄉養豬模式經歷了三次大的變遷。
  
  2008年以前養豬戶散養戶為主,農民在自家房前屋后或者房屋旁邊搭建豬圈養豬。這一時期,幾乎每個農民家庭都會養上2-10頭豬,規模不大。最多的也就20頭左右,其中包括一兩頭母豬。鄉鎮邊上交通較為便利的農村零星有幾個50-100頭的養豬場。對于大多數農民來說,養豬只是他們利用自己的剩余勞動力從事的副業之一,養豬所得在農民收入占很小的一部分。
  
  2008年到2017年,養豬戶多是兼業養殖戶。這一時期,養殖戶在自家的荒山自建一個養豬場,養上300-500頭豬。大多數養殖戶以農業和養殖業為自己的主業。也就是說,除了養豬以外,大多數養殖戶還從事農業生產。一些有條件在養豬場修建魚塘的農戶,通過養魚來貼補家用。養殖收入和農業收入都是農民的重要收入來源,只是偏重于前者。
  
  2017年以后,兼業養殖戶成為了純養殖戶或者說專業養殖戶。迫于環保的壓力,在政府的主導下,筆者的家鄉很多豬圈被拆除,大部分兼業養殖戶失去了在本鄉本土養豬的機會,轉移到本省其他市、甚至是其他省養豬。他們租專業化的(有污水處理設備的)豬欄,成為了純養殖戶。成為了純養殖戶之后,養殖戶失去了兼業收入,養豬收入成為了農民的“唯一”收入。為了保證單個勞動力的所得,他們不得不擴大養殖規模。一戶一批次養殖600-1000頭的情況很普遍。
  
  1.為什么對于養殖戶來說,現在養豬賺錢靠運氣?
  
  對于養殖戶來說,養豬業是一個具有較高不確定性、風險較高的行業,這與豬肉這一商品供給彈性和需求彈性小有關,與養豬業的低門檻和周期性危機有關,與專業化養殖模式下養殖戶在整個產業鏈中的弱勢地位有關。
  
  (1)豬肉這一商品的需求彈性小
  
  豬肉需求彈性小是指人們根據價格的變動調整豬肉需求的幅度小。豬肉的需求彈性小,具體表現為豬價漲得厲害,豬肉的需求也依舊堅挺,豬價跌得厲害,豬肉需求的增長也并不明顯。
  
  豬肉這一商品之所以需求彈性小,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第一,豬肉是大部分中國人餐桌上除了主食以外最重要的一種食物。
  
  第二,中國人多地少,養豬所需的地塊面積小,比養牛羊更加符合我國的資源稟賦,再加上長期的豬肉使用的習慣,這些降低了豬肉的可替代性。
  
  第三,豬肉在人們的消費支出中占比較小。
  
  第四,豬肉是“快消品”(商品使用消耗過程較短的商品)。在這些因素的總和影響下,豬肉這一商品需求彈性非常小,消費者根據價格變動調整自己的需求的可能性小。
  
  豬肉需求彈性小,會導致這樣一個結果,豬肉供給端小幅度的波動,終端價格有可能會產生劇烈變化。一方面,豬肉供給小幅度增長,可能帶來豬肉價格較大幅度下跌;另一方面,豬肉供給小幅度的減少,可能會帶來豬肉價格較大幅度上漲。“在2007年,中國生豬供給減少8%,豬肉價格便上漲了65%左右;2011年,中國生豬供給減少0.5%,豬肉價格上漲了46%左右;2016年,生豬供給減少3.3%,豬價卻上漲了22%”
  
  (2)豬肉這一商品的供給彈性小
  
  供給彈性小是指生產者根據價格快速調整產量的空間小。我們知道,受自然條件影響小、生產周期短、生產技術設備簡單、投資少、產量增加比成本增加快的商品,供給彈性都比較大。但是豬肉這一商品則恰恰相反,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豬肉生產受自然條件影響大。我們可以從豬肉的兩個階段來看這一問題。
  
  一個階段是豬是活體的階段,即出欄前。在出欄前,豬是生命體,受自然條件影響大,比如天氣和疾病等都會影響其生長。2018年下半年南方下雨多,對幼豬的生長影響就很大,尤其是一些底子不好,容易生病的幼豬。“口蹄疫”(俗語五號病)和非洲豬瘟這一類疾病對于豬的生產的影響,就更不用說了。
  
  另一個階段是豬被宰殺之后的那個階段。在豬被宰殺之后,豬肉的食用方式一般以鮮食為主,鮮肉的消費周期非常短。也有人會說,我們可以加工豬肉,來延長豬肉的消費周期,從而改變其供給彈性,比如通過冷凍和發酵等方式,改變其食用方式,以達到延長其消費周期的目標,從而提高供給與需求的匹配度。但豬肉由微生物組成,即使豬沒有了生命,豬肉本身還有“生命”。相對于鋼鐵等沒有“生命”的商品,有“生命”的豬肉保質期較短,保存成本高。通過這一方式來改變其供給彈性的空間有限。
  
  第二,生產周期長。隨著技術的不斷發展,利用雜交技術改良品種,使用濃縮飼料之后,豬肉生產周期大大縮短。即使如此,目前一頭基本健康的豬從30斤到300斤出欄,至少要五個月,比大部分工業產品的生產周期要長得多。
  
  第三,生產技術設備不簡單,投資大。在養殖規模不斷擴大、養殖逐漸專業化,且環保要求越來越高的背景下,養豬業所需要的生產技術設備越來越復雜,所需要的資本越來越多。從散養到規模養殖,從人工養殖到工業化養殖,養豬業已經從一個勞動力密集型的產業,變成了一個資本密集型的產業。目前一個基本符合環保標準,能夠養2000多頭的豬場,投入達到200多萬。前面已經提到過,一頭豬的成本已經達到2000元左右,而且這還沒算養殖戶的勞動力成本。巨大的投入也會影響生產者對于產量增減的調控能力。
  
  這些因素綜合影響下,豬肉的供給彈性比很多商品要小,意味著養殖戶根據市場價格變動調整供給量的能力弱。也就是說,即使豬肉價格下跌,養殖戶也很難快速增加生產量,反之亦是如此。而且由于生產周期長,養殖戶在價格高峰期補欄,價格可能有已經跌下去了。需求彈性小和供給彈性小,在兩者共同影響下,供需之間的平衡難度大,增加了養豬獲得收益的不確定性。
  
  (3)“豬周期
  
  養豬業有一個所謂的“豬周期”,每四年一個周期。在每一個周期內,養豬業都要經歷這樣一個變化過程:豬肉價格下跌——養殖戶大量淘汰母豬——生豬供應量減少——肉價再次上漲——養殖戶倒過頭來大量補欄——母豬存欄量大增——生豬供應量劇增——豬肉價格再次下跌。

豬周期價格走勢圖
  導致養殖業出現這一周期的因素很多。1)養豬行業的進入門檻低,退出成本低,很容易出現“一擁而上,一哄而散”的現象。2)生豬生產的周期長,一般來說經過繁育母豬、產仔、育肥三個階段,大約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豬肉的生產與市場需求滿足之間的時滯增加了養豬業供需平衡的難度。等等。
  
  除了受豬周期這一一般規律影響以外,影響豬肉價格變動的因素是多元的。
  
  第一,一些突發性的疫情會影響價格的波動。2006年下半年以來,部分生豬主產省暴發豬藍耳病疫情,除生豬直接死亡損失外,還導致患病母豬流產或死胎。又如,2010年冬季到2011年春季,一些省區發生仔豬流行性腹瀉,個別養殖場小豬死亡率高達50%。疾病導致供應減少,大大推動豬肉價格上漲。
  
  第二,在大的周期內,還有小周期。在養殖戶看來,一年中的下半年豬肉價格比上半年豬肉價格要好一些。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下半年節日多,尤其是春節,人們大量購買鮮肉制作熏肉和臘腸等。上半年很多家庭長時間在消費熏肉,因此消費量相對較少。這些都會影響一年中的豬肉價格的波動。
  
  第三,國家管控豬肉價格的積極性較高。豬肉關乎民生,對于CPI的影響較大。在豬肉價格上漲過多的時期,國家有可能會通過完善豬肉儲備,調整豬肉進口政策等手段來調節豬肉價格。
  
  (4)養殖戶在產業鏈上的弱勢地位
  
  養殖業的專業化和資本化之后,相比于產業鏈上的其他經營主體,養殖者所面臨的風險或者說不確定性尤其大。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由于豬是“生命體”,養殖環節沒有辦法進行精細化的分工,一般由養殖者獨立完成,因此其他主體和養殖者共同分攤養殖環節風險的空間小。大部分工業產品的生產,從原料到成品,可以細分為不同環節,建立復雜的、精細的分工體系,以保證整個生產鏈上的不同主體能夠共擔風險和收益。雖然養豬這個產業鏈也分為不同環節,建立了分工體系,但是就養殖環節來說,其分工是相對粗糙的,或者說是沒有辦法進行精細分工的。從豬苗進出欄到豬出欄的五六個月養殖者所面臨的各種風險,都由養殖戶自己獨立來承擔。
  
  第二,產業鏈上不同主體提取利潤的能力不同,風險轉嫁能力不一樣,而(成豬)養殖者利潤提取能力弱,風險轉嫁能力弱。還是拿飼料經銷商來說,如之前所說,養殖者與飼料經銷商具有利益一致性,養殖戶的風險會間接的轉移到飼料經銷商。因為只有養殖者賺錢了,飼料經銷商的資金才能夠真正良性運轉,否則飼料經銷商也要面臨資金斷裂的風險。但是在具體的實踐中,相比于養殖者,飼料經銷商這一主體資本能力更強,其汲取利潤和轉移風險的能力更強。
  
  據筆者所訪談的一個經銷商透露,一頭豬的飼料自己要掙到200元,利潤達到30%,甚至更多。這一收益是比較穩定的。從下面的表格來看,A養殖戶養四批豬總共盈利6萬,飼料經銷商要盈利18萬左右,扣除經銷商墊資所要支付的利息(當地社會融資的月息高達1.5分)3.4萬元左右,飼料經銷商盈利近15萬。兩者的利潤提取和風險轉嫁能力的差異顯而易見。
  
  需求和供給都相對剛性,養殖戶駕馭市場規律的能力弱,再加上在整個產業鏈上,養殖戶又面臨利潤被攤薄,風險無人共擔的處境,導致養豬業的不確定性強。這些最終導致的一個結果是,養殖戶面臨的風險很大,不確定性很大,只能憑運氣賺錢。
  
  2.養殖戶為什么越來越難靠力氣掙錢?
  
  事實上,養殖戶并不是一直以來都是依靠運氣賺錢的。和養殖產業鏈上其他主體相比,養殖戶的最大優勢是勞動力和土地或區位優勢。在散養和兼業養殖階段,養殖戶可以利用自己的勞動力和區位優勢,來解決完全靠運氣賺錢的困境。但是隨著養殖模式的變遷,到了專業養殖階段,養殖戶的這一優勢不再明顯。
  
  (1)散養階段:主要靠力氣和區位優勢
  
  在散養階段,養殖戶通過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己的剩余勞動力來替代資本,并充分利用自家的宅基地,從而做到最大限度的壓縮成本。在喂養環節,農民在土地和勞動方面的優勢體現地尤為明顯。在忙完農活之余,以晚睡和早起為代價,農民擠壓出時間,充分利用自己的勞動從土地中獲取豬要吃的食料,以降低養豬成本。我們知道,幾乎每個農民家庭都有自己的菜園,而且農民會投入大量的實踐經營自家的菜園(相比之前,現在農民家庭的菜園要經營狀況要差得多)。因為菜園不僅要解決家庭中人的吃菜問題,還要解決豬的食料問題,包括蔬菜(地瓜、南瓜等)和野菜。每一個角落能種菜的地方基本上都種滿了菜。再加上山上和水溝旁、魚塘里一些可以用來做豬食料的葉子或者水草都是豬的食料。
  
  這一階段,可以說從產豬仔、喂養到出欄、宰殺、販賣的整個生產過程,都主要依靠養殖戶自己的勞動投入,因此養豬的成本極低。以下是散養一頭豬的成本:
  
  散養一頭豬的成本=豬仔(大部分農民有自家的母豬,豬仔的成本可以換算成自己的剩余勞動,不計成本;自家沒有豬仔的情況下,大概100元左右一頭)+米糠及加工(100元左右)+藥(10多元左右)+蔬菜等食料(剩余勞動,不計成本)+宰殺(自己宰殺或者自家人宰殺)+販賣(自己販賣)
  
  農民利用自己的土地和勞動力優勢,將成本壓縮到最低,而且將利潤最大限度地集中在養殖者一個人身上。因此對于養殖者來說,無論市場價格變動多大,養殖者始終能夠獲得一定的利潤。市場的不確定性對于養殖者的影響較小。
  
  (2)兼業養殖階段:部分靠力氣和區位優勢、部分靠運氣
  
  在兼業養殖階段,養殖的規模不斷擴大。規模養殖以資本大量投入為前提。在養豬環節,兼業養殖戶已經難以像原來一樣,通過勞動來替代資本了。反倒是資本以不可逆地趨勢替代了勞動。不僅如此,利潤也在不斷被攤薄。從這一階段養豬成本的構成就可以看出:
  
  一頭豬出欄的成本=原料生產者+原料販運商(資本利息+運輸工具及費用+勞動力+地租)+飼料商(機器+地租+勞動力+資本利息)+經銷商(倉庫地租+資本利息+勞動力+運輸成本)+母豬養殖者(資本利潤+地租+勞動力)+豬苗販運商(勞動力+中介費+運輸工具及相關費用+資本利潤)+獸醫(勞動力+獸藥利潤)+養殖戶(市場價值逐漸明顯的勞動力)+成豬販子(勞動力+中介費+運輸費用)
  
  在這一階段,就養豬環節來說,農民靠力氣賺錢的空間越來越小。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規模養殖的發展,資本逐漸替代勞動具有不可逆性,這極大地壓縮了農民靠力氣來降低成本的空間;另一方面,由于養豬業的不確定性強,風險大,農民不可控的環節越來越多,農民有限的勞動投入與收益之間的關聯性進一步弱化。
  
  養豬業的不確定性強,并不是說養殖戶從事這一行業完全無經驗積累可言,完全沒有通過勞動力投入改變經濟效益的可能性。只是相對于其他行業來說,養殖戶的經驗積累和勞動投入所帶來的收益是非常有限的,非常不確定的。經常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那些投入勞動多且技術好的養殖戶沒有投入勞動相對少、技術相對差的養殖戶掙得多。也就是說,在養殖環節這種經驗積累和勞動力投入并沒有明顯拉開有經驗者和無經驗者、勤勞者和懶惰者之間的收益差距。養殖行業或者說豬肉市場的不確定性,弱化了農民勞動投入和經驗積累的積極性。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養殖戶試圖在養殖環節之外,充分利用自己的區位優勢和勞動力優勢,以降低養殖業的市場風險或者不確定性對家庭生計的影響。
  
  2008年以后,在筆者的家鄉,大多數養殖戶以農業和養殖業為自己的主業。大部分養殖戶除了養豬以外,都種植水稻,有些勤勞的養殖戶除了耕種自家水田以外,還會從其他農戶手中流轉一部分水田來耕種。除此之外,一些養殖戶會在自建的養豬場旁邊修建一個池塘,塘基上種植一些果樹和黑麥草等。如此,豬糞可以用于施肥和養魚,每年靠養魚也能小賺一筆。養殖戶還會在豬場旁邊建一個雞舍或者鴨舍,養一些雞、鴨、鵝,這些家禽可以消化一部分養豬戶喂豬過程中掉落在地上的飼料,避免浪費。同時養殖戶可以利用自己本鄉本土的關系,靠賣土特產增加收入。
  
  另外,本鄉本土的兼業養殖戶,除了這些兼業收入以外,他們中的一部分,尤其是中年人,能夠照顧一家老小,甚至幫助其他外出打工的親人照顧家中老小。作為村莊中的積極分子,他們在積極參與村莊公共治理的過程中,也獲得了村民的認可。這些為養殖者提供社會收益,能夠起到補償作用。
  
  X養殖戶,48歲。2000年在廣州開車,一直到2008年。2009年父親中風,為了照顧老人,開始回家從事養殖業。每年養兩批豬;種植10多畝水稻;經營三口水塘,還和其他養殖戶共同承包了水庫;在養豬場旁邊建了雞舍和鴨棚;還種了很多油茶樹。2015年擔任小組長。該養殖戶所在村莊的大隊會計主要從事養殖業。婦女主任的老公也是從事養殖業的。
  
  這一階段,養殖戶多以養豬收入為主,但是總體上來說,收入十分多元。如此一來,養殖戶家計受到養殖業的影響要相對小的多。無論是獲得兼業收入,還是社會收益,都是養殖戶基于自己的勞動和區位優勢,應對養殖業市場風險較大,不確定性逐漸變強,利潤被攤薄等問題的重要手段。總的說來,在兼業養殖模式下,雖然養殖戶靠運氣賺錢的趨勢日益明顯,但是在某種程度上,在養殖環節以外,養殖戶靠自己的力氣賺錢的空間依舊很大。

顧客挑選豬肉
  (3)專業養殖階段:區位和力氣優勢喪失,主要靠運氣
  
  2017年以后,很多養殖戶離開本鄉本土,去別的市如樂安、南昌、贛州等地甚至是別的省如安徽從事養殖業,從一個兼業養殖戶變成了一個專業養殖戶。
  
  在專業養殖模式下,養殖戶的養殖成本進一步上升,同樣規模的養殖所獲得的收益減少,因此只能通過擴大規模來彌補。成本的增加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在異地養豬,最直接的成本是欄租。因為要交欄租,每一頭豬的成本增加了50元左右,其中包括地租、豬場建設者投入設備的損耗和資本利息(一個能養200頭豬的專業豬場至少耗資200萬)等。
  
  2)養殖戶的生活成本上升了。最為直接的是,對于養殖戶來說,糧食等食物現在必須去市場購買。有的養殖戶會在異地種植一些蔬菜,在山上找一些野味來降低生活成本。不過相對于原來在家里,成本增加十分明顯。
  
  3)閑暇增多,導致消費增多。原來大量閑暇消耗在農業生產中,到了異鄉異地,勞動消耗的空間小,養殖戶的閑暇時間大量增加,如何打發閑暇成為了問題。一些養殖戶投入更多的時間用于打撲克和打網絡麻將等,這間接增加了生產成本。另外,離土離鄉,原來在兼業過程中被消耗的勞動力,現在處于被閑置的狀態。同時,養殖戶失去了獲得多元收入的可能性。因此他們只能通過擴大規模來提升勞動力的利用率,并實現增收。
  
  養殖成本進一步上升,養殖戶勞動力利用愈發不充分,使得養殖戶只能不斷擴大養殖規模。這也意味著養殖收入在農民家計中的比重不斷增大,養殖行業的高風險和不確定性對于養殖戶的家計影響越來越大。也就是說,在專業化的養殖模式下,農民原來基于本鄉本土的區位優勢和勞動力優勢逐漸喪失,養殖戶承擔的風險越來越大,賺錢與否越來越靠運氣了。
  
  寫在最后
  
  對于養殖戶來說,從事養殖業尤其是規模化養殖的風險巨大。但是對于中國來說,規模化養殖是必然趨勢,這與我國豬肉的消費量直線上升直接相關。中國豬肉的年總消費從1970年的7百萬噸上升到2013年的5400百萬噸,而人均消費從1970年的7.7公斤上升到2013年的39.2公斤(見下圖)。
  
  只有通過規模化養殖才能基本滿足人們巨大的豬肉需求。問題是工業化和專業化的養豬模式的發展模式不是唯一選擇,規模養殖方式是多元的,結合我國的資源優勢和養殖者的優勢來找到最適合,也就是說成本最低的規模養殖方式,至關重要。
  
  從現有的實踐來看,站在養殖戶的角度,在地的兼業養殖是一種更低成本的,更能夠讓養殖者充分發揮其作用的養殖模式。在這一養殖模式下,養殖戶得以在養殖之外充分利用從逐漸資本化的養殖環節被擠壓出來的剩余勞動,充分利用自己的土地和區位優勢。在此基礎上,養殖戶不僅部分的、間接地消解了自身在養殖業所面臨的風險,同時也部分地、間接地降低了養豬產業鏈上其他主體的經營風險。

 

 

上一篇:什么樣的種公豬是質量不達標的?淘汰時該注意什么事項

下一篇:豬肉一周漲3元!限價、限購難道是長久之計?

?
辦公電話/傳真:0377-68603918 | 辦公地址: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產業集聚區梔香路與工業路交叉口
Copyright ? 2013-2017 河南南商農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標準化、規模化、現代化養殖場整場設備設計、生產、安裝。欄位、環境控制系統、自動化供料、智能飼喂、清糞系統、無害化處理
豫ICP備13015433號

豫公網安備 41132802000232號

足球苗子特征